现在位置:首页 -> 普中学子 -> 昔日校友 -> 正文
【字号:||
孙静波,他用笔触摸大海的灵魂
发布人:普中人 发布时间:2019-04-13 9:28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


 徐莺 舟山晚报


人物简介:


孙静波,普陀中学高中67届校友,舟山市文联委员,舟山市电影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电影家协会会员,副教授,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学研究所研究员。


1982年起从事影视创作、评论和教学工作,电影作品《心桥》、电视剧作品《女岛》由中央电视台播出。




那年芳华那?那年芳华那年芳华那年

我的童年与大海为伴,虾峙、六横、沈家门,我在这里度过了最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父母都是老师,我自幼喜欢看书,而向海而生的家乡为我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小学五年级,我发表了5万余字的游记《舟山群岛旅行记》,获得了舟山地区小学生优秀作文奖。


“处女作”也能获得这样的荣誉,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更多创作的勇气。


1966年,我报名去宁夏支边,成为众多知青中的一员。汽笛声响,轮船缓缓驶离家乡,伴我前行的行李箱里,塞满了书,我希望用这些书籍来填满大西北荒凉的夜晚。


挖沟、运废料,在大西北的风沙中,我把白天的辛劳化为晚上的思考,与灯下的奋笔疾书。宁夏矿务局下面有一张《宁夏矿工报》,我经常发表诗歌,同时期大概有四五个跟我一样的作者,我们都是挚爱创作的文学青年。


写诗歌、写小说、写剧本,因为能驾驭各种体裁,我被借调到矿务局文工团。跟电影《芳华》中如出一辙,文工团里也是一群正值芳华的青年,姑娘们能歌善舞,小伙们多才多艺,搞创作的搞创作,上舞台的上舞台,虽然各有分工,但缺演员的时候,我们这些“幕后”也会上台。我下乡慰问演出时,客串演过一位忆苦思甜的老汉,现在想起来还很有意思。


1974年,我被借调到宁夏京剧团,琢磨京剧唱腔,根据剧种特点,写了一部反映矿工生活的京剧,好评如潮。京剧团的同事们也跟我一样,经历着成长,后来又有各自的命运故事,有些演员还成了名角,我至今与他们保持着联系。

1978年,一个消息传来,国家要恢复高考制度了!没有复习资料,我们与应届毕业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以“裸考”的姿态走进考场。幸运的是,我们的底子还不赖,宁夏大学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向我飞来。


怀揣对大学生活的憧憬,我告别宁夏矿务局,走进宁夏大学。由于历史原因,我们这一届大学生,年龄大小相差悬殊,学历也参差不齐,既有文化大革命前的“老三届”,还有刚毕业的高中生。有三分之一的同学是带工资上学的,还有近10人是孩子的父亲、母亲,我们是特殊时代不寻常的一届大学生。


四年勤奋的大学学习生活,提高了我的艺术修养和思想修养,我利用业余时间创作剧本、小说、散文等,什么都写,同时担任了宁大校刊主编。


毕业时,我们这一届大学生像“香饽饽”一样抢手。《青年报》想让我过去,舟山文化局也向我抛来了橄榄枝,最后,我回到了舟山。



在文化局呆了一年后,我调到舟山师专当老师,由此走上讲台。东海学院成立后需要中文老师,我又被调到东海学院,利用寒暑假和业余时间创作了不少作品。


1984年,我创作了《激荡的海岸》;1986年前后,我以吕泗洋海难为背景,写了一部中篇小说《狂飙经过虾岛》,发表在宁波文学港。




为了写好这个剧本,我跑了好几趟吕泗洋,同时去嵊山、螺门、朱家尖,寻找幸存者。幸存者拉着我,原原本本讲述船是怎么翻的,他们是怎么趴在船底上求救的,浪扑过来是什么样子的……他们用非常生动的语言讲述自己死里逃生的经历。


带着这样的创作激情,我一个夏天就写出来了。那时候我儿子刚刚出生,暑假碰上台风季节,我白天看他在床上爬来爬去,逗他笑,晚上埋头写剧本。剧本写成后,我寄到浙江电影制片厂,结果被他们推荐到浙江省电影家协会。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上影厂导演打来的。原来,当时电影厂的文学部编辑在全国各地到处走,寻找好剧本。到浙江时,电影家协会向他们推荐了这个剧本。


接到这个电话,我比较激动,毕竟上影厂在全国是有一定地位的,剧本能被他们看上,对一个剧作家来说也是一种认可。


广东珠江电影厂有个导演跟我说,这可是部大作品啊,比前苏联拍的《第四十一》还要精彩,同时批评我:“还是写得太保守,有些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得让它发生嘛,一定要那么克制,不符合人性的。”


1989年,浙江电影制片厂开拍这部戏,他们让我推荐演员,我推荐了何赛飞,她是小百花越剧团的演员,从外形到气质、演技我相信都可以胜任。唯一的担心是,她是越剧演员,习惯了舞台,表演痕迹会否过重,因为戏剧的表现力是比较夸张的,而电影是生活化的,表演要自然,通过脸部表情来传递情绪变化。


事实证明,何赛飞的表现很不错。我们拍海上场面都要租船出去,一般租两艘小机帆船,一艘船上取近景,另一艘船取远景。我坐在摄像机边,跟她同一艘船。拍的时候有风浪,她晕船呕吐,但很坚强地撑着,吐的时候别过脸去,等吐完了揩揩干净继续演。


其实我们拍摄的时候条件很艰苦,我找熟悉的朋友帮忙,跑木材公司、二渔公司、普陀水产公司等拉“赞助”,你出5万,他出2万,再零零星星拉一点,加起来一共十七八万,一共拍了四集。拍完后在录像厅里放,半小时后,女生们哭成一团。


对于创作,我觉得主要有两点,一是要有阅历,二是要有思考。


我经常从生活中汲取灵感,比如《捕鱼的汉子》,这个剧本的灵感主要来自于一篇新闻报道,我在报纸上偶然看到一篇《桃花渔民“撞”上1吨野生大黄鱼》的报道,按照现在的行情,野生大黄鱼可以卖到2000元一公斤,那就是赚了200多万元,这几位渔民一下子暴富。同时我也从资料上了解到,解放以来,舟山渔民参与的海上救援超过600起。

 

结合这两个背景,《捕鱼的汉子》应运而生:故事中的大龙和二龙是以近海捕捞为生的兄弟俩,一次出海在遇到罕见的大黄鱼群的同时,还遇到了触礁遇难的江苏渔运船,在财和义之间,兄弟俩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也导致了两人的人生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为了写部反映大桥开通的剧本,我和北京电影学院影像出版社影视中心主任莫雪峰先后参观了岑港大桥、响礁门大桥、桃夭门大桥、西堠门大桥和金塘大桥,实地感受大桥的气势,了解其内蕴的故事,这样写起来,剧情更真实,人物形象更饱满。


以罗家岙边防派出所先进事迹为素材的电影《连心桥》,通过官兵一心为民、帮助百姓的具体事例,向观众展示了海岛边防官兵的风采。为了写好这个剧本,我在罗家岙与官兵们一起吃住,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内心情感,在反映故事真实性的同时,加以艺术提炼,反映岱山衢山浓郁的海岛地方特色,导演看了剧本初稿后,对这部警民和谐的主旋律片子表现出极大的创作兴趣。这部片子后来在央视六套播出,这是舟山首部本土创作的电影上央视,我为此感到自豪。







这些年我一直在探索,在实践,到厦门集美航海学校采访,到长江轮船公司体验生活,同舟山渔民一起出海捕捞……舟山船员、渔民的性格特质和经历启发了我,为我提供了生动的创作素材。

写剧本有苦有乐,当一个剧本被拍成故事搬上银幕,对作者来说挺欣慰的。不是说大道理,当一个人回首往事的时候,自己写的剧本曾经被拍成电影或电视剧,或者有部大作品获过奖,就感觉自己这辈子活得挺充实,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现在,我经常为省外各学校学生们讲课。有一位学生给我写来一封信,他在信中表达了自己的课堂体会:“孙老师创作过很多影视文艺作品,还写过很多书籍和文章,最让我喜欢的是《千步沙之恋》,清新,感性,文艺,自然。”


“孙老师能写出这么多优秀作品,人生的情感阅历一定很丰富。在一位学者的眼中,老师显得很优雅,具有绅士风度。”读了这封信,我很欣慰。


舟山海岛有着丰富的影视文化资源,我一直认为,发展影视旅游对舟山的旅游业及经济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可以根据舟山的实际情况,应加强植根本土的影视创作,创造新的影视资源,这是舟山影视旅游的根本战略。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舟山影视文化事业的腾飞。


                                                              孙静波 口述 记者徐莺 通讯员 陈惠海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