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校友企业 -> 正文
【字号:||
生命之花在进取与超越中绽放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7-01-07 23:54 来源:《普中人》文萃 访问:

生命之花在进取与超越中绽放

——记普中1965级学子陆锐锋

  属于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每个人对生命都赋予自己的含义。

  陆锐锋将生命定义为进取和超越,他的生命之花在进取与超越中绽放,绚丽多姿,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在他三十多年的工作实践中,进取与超载伴随他创造了许多奇迹:

  70年代初,在普陀虾峙岛架设1800多米广播“飞海线”——国内最远。

  1989年,自行设计制造、扳立成功105米高的东岳宫电视塔——国内首例。

  1999年,将“平板式微波无源泉中继装置”用于跨海电视微波传输领域——国内首创。

  2000年,突破跨海微波传输35公里极限,使定海与嵊泗微波联网“一站沟通”模拟试验获得成功——跨越极限。

  20004月,ISAPE2000(国际电磁理论、电波传输学术会议)致函陆锐锋,邀请他参加在北京举行的论文研讨会,并请他在会上宣读论文《海岛间超长距离微波传输研究与实践》。

  

  “我不是天才,论智力、接受能力、记忆力,不少人都比我强。门内与门外其实只有一步之隔,就看你敢不敢跨进去,能不能钻进去,静下心来学一点东西。”

  

  从初中都未毕业的乡镇广播员到高级工程师,曾经的舟山电视台技术副台长,中国电子学会高级会员,陆锐锋是如何实现知识上一步一步的突破的呢?

  剖析陆锐锋的成功之道,一条艰辛、崎岖的自学之路展现在我们面前。

  1965年,陆锐峰从虾峙来到普陀中学,就读初一。在同学中,他年龄小,个子小,但在学习上却有一股韧劲,对很多事情都很感兴趣,并且做得比其他同学好,因此当时的同学与老师都亲切地称他为“小班长”。他看到比他高的学生在把玩无线电收音机,便萌生了想自己组装一部收音机的念头,于是省吃俭用,买来一些小部件,开始了收音机的组装……

  1966年,受文革影响,刚在普陀中学读完初中一年级的陆锐锋不得不离开他喜爱的课堂,离开给了他莫大鼓励与关心的班主任老师,离开与他朝夕相处给予他无私帮助的同学,从县城回到家乡虾峙岛,跟着父辈们出海捕鱼了。因为略懂无线电,后来被选到虾峙广播站工作。面对复杂的电子设备,他深知知识的不足。于是,废品站里人家遗弃的数理化课本,成了他自学的至宝。

  1973年,浙江水产学院老师吴汉民到虾峙岛出差,陆锐锋慕名求教。吴老师鼓励他说,自学也是一条成才之路。并叮嘱他要边学边干,结合实践来自学,效果会更好。吴汉民老师的话更成了陆锐锋自学的座右铭。

  为了求知,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陆锐锋曾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将一本向别人借的关于通讯线路的技术书,从头抄到尾,至今,他还保留着这本“手抄本”。

  为了求知,陆锐锋将一本清华大学出版的《塔桅钢结构设计》中的几百个公式都重新演算了一遍,并发现了该书多处错误。发现错误后,还致信给该书的编审、同济大学专家欧阳可庆教授。欧阳教授在回信中给予了他充分肯定,并和他进行了深入地探讨。

  为了求知,陆锐锋在上完电大课程后,又报考了自大,并且坚持学英语。

  为了求知,曾经作为领导的他不耻下问,虚心请教周围同志。在刚刚搞电视的时候,陆锐锋除了刻苦自学外,在各种技术领域上,问了所有的技术人员。为了熟悉播控系统,他专门向当时在电视台里一位大学毕业生请教。

  陆锐锋对自己好学不倦的行为,概述为“惶者生存”。即使在他成了省内稍有名气的专家后,依然是自学不辍;而如今,他也没有闲着,与人合作在新的研究领域努力探索着。

  “几天不看书,我就会感到恐慌。现在,知识更新相当快,新技术层出不穷,不充电就会被淘汰,稍一松懈就会跟不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凭着顽强的自学精神,他成为了浙江省内少有的精通视频技术、传输技术、反馈技术和塔桅钢技术等广播电视技术领域中少有的全才。他在省级以上的科技期刊上发表了二十余篇论文,在国内同行中颇具知名度。

  退休前,他已是市广电局的总工程师、教授级高工、国家广电总局科技委专业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津贴。

  如同铁塔需要雄厚的地基,陆锐锋的每一次跨越,每一次攀登,都源于他扎实的知识功底。

  

  陆锐锋是这样解读自己的:“我不是天才,论智力、接受能力、记忆力,不少同事都比我强。门内与门外其实只有一步之隔,就看你敢不敢跨进去,能不能钻进去,静下心来学一点东西。”在总结自己的自学过程时,他说:“相对而言,我的自学效果比较好,这大概与我带着问题学有关,翻开书本就想争取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在科学技术上,敢想和敢干是紧密相连的,只要你有一定的知识积累,有强烈的事业心,人的潜能就能充分发挥,设想就可能成为现实。”

  

  陆锐锋曾经是舟山电视台技术创新的“领衔主演”,他领着电视台的一批工作者,跨过了一道道被认为在技术上难以逾越的坎。

  面对极限,面对权威,陆锐锋从不盲从,从问号开始突破,到以惊叹号结束。陆锐峰常常能够有惊人之作。

  最令人钦佩,最具传奇色彩应该是他的一次跨越极限的过程——定海与嵊泗80公里一站沟通,突破世界上海面微波传输站距35公里的极限。可以这样说,在当时,陆锐峰演绎了海面微波传输的神话。

  1999年春天,定海东岳宫发射机房。连续好几天,陆锐锋趴在125000的舟山地图上,用放大镜搜索;不知多少次,陆锐锋登上蚂蝗山,手持高倍望远镜眺望。白天,放大镜,望远镜掠过枕头山、黄泽山、马迹山……一座座岛屿在眼前凸现,从植被到岩石形状,海洋,一一记录。饿了,啃几口面包,一天,两天,三天……夜晚,他在家查寻资料,堆积如山的资料书,与摘出的一张张卡片充斥着他那不大的书房。困了,洗把冷水,一夜,两夜,三夜……

  “80公里,一站沟通。35公里,真的是难以跨越的极限吗?”陆锐锋喃喃自语。“潮汐、气流、反射波,真是难以克服的障碍吗?”

  陆锐锋陷入了沉思……

  当时,陆锐峰刚刚解决了定海至金塘微波联网的技术问题。舟山市广电局又准备启动定海至岱山、嵊泗联网工程,但资金问题困扰着这一实事工程。设中继站,需四五百万元资金;用光缆传输,耗资巨大。陆锐锋大胆构想:“能否在传输的技术环节上动脑筋,用一小沟通的办法,让微波信号乘‘直通车’到嵊泗,这样可以大大减少资金投入。”

  不仅提出了可操作性的设想,陆锐锋还主动请缨,去啃被人认为绝对啃不下的骨头。有人问他为何自讨苦吃,陆锐锋回答说:“干工作,不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应该省一事不如多一事。能做的事不让我做,我会睡不着。”

  陆锐锋的确是在自讨苦吃,因为这是一条专家们从没尝试过的新路。国外专家对海洋微波传输有过这样的定论,由于受潮汐、海面、气象、地形等因素制约,海面微波传输站的站距极限是35公里,而定海与嵊泗相距80公里,两倍于极限,距离成为陆锐锋“一站沟通”设想上的最大障碍。

  省内一专家闻讯后直摇头:“直接沟通,不可能。”并好言奉劝陆锐锋知难而退,别坏了自己多年的英名。他说:潮汐、冷暖气流等都会使微波信号严重衰弱甚至中断,我国北方就有一个跨海传输系统因此而每天造成数小时的信号中断。

  专家的好言奉劝、善意提醒,使陆锐锋进一步明白了他所面临的挑战,但他没有退缩,铆足一股劲,知难而进。

  海面对微波的反射、潜逃对传输的影响、海耐碱气环流特点……陆锐锋全身心地投入到全新的课题中,他上网找资料,到气象局翻阅原始数据,上山进行实在勘察获取第一手资料。陌生的概念、枯躁的公式、繁复的计算……苦苦钻研,上下求索,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跨越。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月后,陆锐锋终于在蚂蝗山找到了极为准确的发射点和一站沟通的传输途径。理论论证,该方案传输可靠性达到999997%,大大高于行业标准,整个工程的建设资金将比设立中继站减少200多万元。

  19997月,陆锐锋率技术人员再上蚂蝗山,对“一站沟通”实行模拟试验,一举成功。

  回想这次跨越,陆锐锋说:“在科学技术上,敢想和敢干是紧密相连的,只要你有一定的知识积累,有强烈的事业心,人的潜能就能充分发挥,设想就可能成为现实。”